剽悍故事No.1:我被一拳打在脸上,但是抱得美人归(附聊天音频)

我决定开始分享一些我泡妞的故事,希望通过我的分享,让你更直观地了解我的思路、我对各种情况的判断和处理方式,对你起到教育和娱乐的作用。

我上周推倒了4个姑娘,其中3个是西班牙的。在推倒第一个西班牙姑娘前,我还挨了一拳。

上周二晚,我出门泡妞,我的路线是Zoe,Spicy,如果Spicy结束还没泡到妞,我又特别想要的话,我就去Las Vegas(上述英文名都是夜店的名)。今晚我在Spicy浪费了太多时间在一个18岁的德国姑娘Lena身上,她喜欢我,但是“有男朋友”,我想方设法让她明白她有没有男朋友并不重要,我不介意,但她介意。我之所以愿意在她身上花时间,一是因为今天是周二,漂亮姑娘并不多。二是因为她很可爱,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在舞池上碰到她,她很友好,于是我们一起跳了跳,跳舞绝对不是我的专长,但并不是特别影响我泡妞。你要记住:夜店里,基本每个人都在担心ta自己看起来是不是很酷,ta并不在乎你。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你感觉怎样,她就会感觉怎样。如果你感觉很尴尬,她往往也会感觉尴尬。如果你感觉放松,她也会感觉放松。说着容易,怎样才能更放松、不尴尬?只有出门实践,不断练习才可以。

回到我和姑娘,我可以和她做很多肢体接触,一起跳舞,拥抱,中途还让一个缠了她一晚的小伙儿放弃,但是我还是没办法亲她。

即使在我成功把她带出夜店、离开她朋友之后,以去我摩托车那喝水为借口把她带到了我停车的漆黑的小巷之后,各种调情之后,聊了大概20分钟之后(录音如下),她还是不会亲我。而且她想回到她朋友身边,她在清迈还有两天的时间,于是我和她交换联系方式,告诉她如果明天下午有空,可以一起喝杯smoothie。

Talking to Lena

我们一起回到了夜店,她回到了她朋友身边,并邀请我加入她。我知道推倒她的可能性非常小。于是我借口上厕所(我确实也想小个便)和她分开,上完厕所,我没有立刻回到她的身边,而是四处搜寻猎物,途中碰到了我的一个朋友——52岁的德国人Dirk,他已经在泰国生活22年了,目前离婚,有孩子,与前妻和孩子住在一起,我出门泡妞经常能看到他。他是典型的”wall flower”,经常自己一个人拿着一杯啤酒站在墙边。他的问题不仅出在他基本一直都站在墙边,他最大的问题是当他和女人聊天的时候,他都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完全不对姑娘展示他的意图。他曾经在我搭讪两个姑娘之后加入对话,成功地和另一个姑娘聊他的客套话,我在旁边和另一个姑娘聊得热火朝天,并在大概10分钟之后拥吻,最终带她回家。就凭那一次,我就很感谢他,我经常试图开导他,帮他,但他进步很慢。

我又碰到了Dirk,于是我和他打招呼,和他聊天的一个好处是:我一句话都不用说,他可以一直讲下去,而且他理解我的眼睛一直在到处寻找漂亮姑娘,和他聊天时不需要看着他的眼睛。所以我站在他面前,他不停地对我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我不停地扫视我的猎物。这时我看到了今晚的女主角Eva,她穿了一件露背豹纹长袖上衣,黑色短裙,是个很性感的拉丁美女。她和另一个姑娘在跳舞,她好像有向我微笑了一下,至少是我这个方向。我差点儿就走过去搭讪,但当时犹豫了一下,又看到她和身边的一个男的认识,而且他们离Lena(有可能有戏的德国妞)不远,我最终没有搭讪她。这时我还不认识她,我第一次和她对话是在一个叫Las Vegas的夜店,一会儿再讲。

已经接近Spicy关门的时候了,我又发现了一个很性感的德国姑娘,但她和一大群朋友在一起,而且离Lena很近,我就没有直接搭讪。我回到了Lena身边,看看情况如何,情况不是很乐观。她对我过于友好,但不够亲密。在音乐停止之后她们开始要往外走,并叫我一起去。我还有不远处那个性感的德国妞没有搭讪呢,于是我叫她们先去,我和朋友说个再见再去。

于是我运用了一个situational opener(最好的开场,根据实时情况,自然地入场)搭讪了目标的一个朋友。

这里我需要解释一下,我为什么搭讪目标的朋友,而不是目标。因为我一直主张直抒胸臆,直接表明意图(direct,straight forward),但是我越来越意识到了拐弯抹角indirect)的重要性。)尤其是在晚上,目标和一大群朋友在一起的情况下。如果你当着她一群朋友的面很直接,你被拒绝的几率非常大,不但你被姑娘直接拒绝的几率大,姑娘的朋友也很有可能会阻止你。而且她可能还有漂亮的朋友,你在搭讪她的时候被拒绝,你和她漂亮的朋友也没戏了。如果你选择“拐弯抹角”,你可以在交流的过程中察言观色,看目标姑娘对你感不感兴趣,或者哪个姑娘对你更感兴趣,然后再对症下药,找机会把目标和她的朋友隔离开,好下手。

要注意的是,我建议你考虑使用“拐弯抹角”的大前提是:夜场,目标姑娘和一群朋友在一起。如果你在大街上做day game,我完全不建议你拐弯抹角,那样会显得很奇怪。

回到当晚,至于我当时是怎么开场的,我还真忘了,反正我和其中一个姑娘聊了起来,她反应很积极。目标姑娘正好闲了下来,和另一个姑娘一起加入了我们的对话,我和目标姑娘的接触自然无比。所以这时是我和3个姑娘在对话,我和她们交换了姓名,握手,目标姑娘叫Caro(Carolina的简称),在和Caro握手的时候,我故意不松开,她也没马上松开,是好迹象。

就在这时,Lena又出现了,她本应该在Spicy的门外和朋友们在一起,她回来特意告诉我她们想去7-11便利店买吃的,如果在门口没看到她,就去7-11找。这个岔打得有点儿不是时候,我不得不和Lena说两句,等我再回头要和Caro聊天的时候,另一个小伙儿已经趁虚而入了,我也没有什么理直气壮的理由一定要打断她们,更何况我面前还有另外两个姑娘等着和我说话。我们一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边聊边离开Spicy。到了门口,这时我已经知道她们都要去Las Vegas了,她们一群人,干扰太多,还有一群西班牙小伙儿对她们虎视眈眈,而且我又看到Lena,于是我决定暂时离开她们,再和Lena聊一聊。

她的两个朋友进7-11买东西,我故意留下她在外边,再最后尝试一下推进我们的关系,但失败了。于是我和她说了再见,骑车去Las Vegas。

第二天,事实证明她对我还是很有好感的,有主动问我天灯节去哪里看比较好,我完全可以顺势约她一起。但前一晚的西班牙姑娘Eva让我在床上非常满足,而且作为一个“孝顺的”儿子(我妈来清迈串门),我应该带我妈一起过天灯节,于是我放弃了和她见面。

由于我在Zoe和Spicy都没泡到妞,但在Spicy关门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很漂亮的、有可能有戏的德国妞Caro,她要去Las Vegas。于是我决定去Las Vegas。

Zoe, Spicy和Las Vegas这三个地方,我一个比一个讨厌。首先是Zoe,由两个房间组成,中间是空场,音乐声特别大,灯光特别刺眼,我每次进去就想尽快出来,只能在里边待1分钟,否则感觉要么得变瞎,要么得变聋。好在中间的空场还不错,我基本都不进房间,就在空场搭讪姑娘。

其次是Spicy,在半夜12点Zoe关门之后,基本所有想继续party的人都会去这个地方,100泰铢的入场费,包含一瓶酒。这个地方需要两倍的面积才能让里边的人舒服,基本每天都非常拥挤,周末更是人满为患,时常寸步难行。感觉他们有在空调上省钱,里边很热,基本随便跳一跳就会满头大汗,如果你出门呼吸点儿新鲜空气再回去,你就会感觉到这个地方闻起来像流汗的腋窝。破音乐每天基本都放一样的,很少有让我想跟着跳舞的。音乐声很大,很难和姑娘好好聊天。

Las Vegas更烂,是在Spicy大概半夜1点半关门后大多数人的选择,一直开到将近凌晨5点。同样100泰铢的入场费,包含一瓶酒。厕所非常恶心,整个场地闻起来也不比厕所好多少。由于是最后一个夜场,酒蒙子更多,闹事、打架的情况时有发生。能发现的美女也往往屈指可数,一般就一两个我能看得上的。音乐一样很烂,他们还经常用Spicy的DJ。如果你想和哪个姑娘出门聊天,门口的保安一定会过来烦你,让你小声并离夜店远一点儿聊天,因为他们怕被附近的邻居投诉扰民。他们在外边控制别人说话的工作人员可能比场内的工作人员都多。唯一的优点是音乐声不是特别大,比较容易聊天。

回到当晚,在我骑摩托去Las Vegas的路上,我又碰到了德国妞Caro和她的朋友们,同时还有缠着她们的一群西班牙小伙儿,一共10多个人,他们在马路边上原地聊天。于是我停车,过去一探究竟。结果他们一群人,一个知道怎么去Las Vegas的人都没有,我告诉他们我知道怎么去。但是他们也不着急,而且一大群人,机动性不强,我们在原地聊了半天才开始出发。我对着Caro和她的朋友们说,我骑车去,谁愿意给我个背部按摩,就可以搭我的车。本来Caro和她的一个朋友很想上车,但干扰、cockblock太多。最终没成功,她们都一起走着去了,结果我带着一个友好的西班牙小伙儿一起开车先去了Las Vegas。

因为步行只需要三五分钟就可以到Las Vegas,我很快就在夜店入口处碰到了Caro和朋友。此时就她和另一个姑娘在一起,结果她们对我不温不火,直奔酒吧要订酒。我决定不当她们的跟屁虫,先四处转一转,看看有没有其他猎物。当我转到夜店深处的时候,我又碰到了今晚的女主角Eva,她还是和同一个小伙儿在一起,但我能感觉出来她和他并不亲密,她很可能并不喜欢他。我鼓起勇气上前搭讪,她的反应很积极、友善。我们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旁边的小伙儿就像傻子一样站在那里看我们聊。

我问她她旁边那个小伙儿是谁,是不是她的保镖,她说他是她6天前在Pai认识的一个朋友。我说一定是她给他放到friend zone里边了,他看起来绝对不想只做你的朋友。她不置可否,基本上默认了我的判断的正确性。我继续“摧毁”这个小伙儿,我说他之所以还一直缠着你很可能是因为他追你追了很久了,投入了很多时间精力。就像赌博一样,我们投入的越多、输的越多,越不肯放手。我又顺便告诉了她我曾经愚蠢地从初中开始,追了一个姑娘7年,就是因为我投入的太多,而不愿意放手。

我们能聊了将近5分钟,直到旁边的这个西班牙小伙儿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一把把姑娘拽走,并告诉我让我滚。实在是非常没有礼貌,我当然不能听他的了。我走到Eva身边,告诉她他刚刚叫我滚,他一定不想只做你的普通朋友。

就在此时,另外一个姑娘登场了,她认识Eva和那个西班牙小伙,并开始和西班牙小伙说话。我继续和Eva一对一地聊天,压根没有理那个粗鲁的西班牙小伙儿。

我们全神贯注地聊了好几分钟,突然,我们听到有人故意把酒瓶摔碎到地上的声音,我们下意识地随着声音的方向看看发生了什么。还没等我看到任何东西呢,我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一拳打在了脸上(sucker punch),我貌似看到一道闪电,整个人被打得后退了半步。但我瞬间就站稳了脚跟,握紧了拳头。肾上腺素让我忘记了疼痛,迅速进入紧急备战模式。

周围好几个姑娘都在尖叫,Eva十分生气地指责他,而且还哭了(后来才知道)。

打我的人正是那个喝醉了的粗鲁的西班牙小伙儿,他没有继续出手。我非常气愤,但是我一向非常冷静,我并没有主动动手。而是握紧拳头,恶狠狠地盯着他,如果他还敢动手,我再往死里打他。

与此同时,旁边一米远处有一个保安居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是站在那里盯着他,准备采取行动。这要是在澳大利亚,那个打我的西班牙小伙儿早就得被按在地上,送警察局去了。泰国是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但是法制明显还没有发达国家那么健全,做事谨慎为妙。

我决定采取文明的解决方案,我和保安说他一拳打我脸上了,你不打算做点儿什么吗?旁边的人也都告诉保安他打人的事实。与此同时,打我的西班牙小伙儿开始往外溜,于是我和保安跟着他走出了正门。正门有更多的保安,我告诉他们他一拳打我脸上了,我要报警(事后发现不应该提报警的事)。他们叫西班牙小伙儿站住,但西班牙小伙儿居然不要脸地不承认他打我的事实,跟我出来的保安居然也因为没有亲眼看到而不给我做证人……

门口的保安说没关系,他们有录像,于是他拿出手机,我们一起来找事发的录像。但是他操作很笨拙,浪费了很多时间,而且感觉他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大概过了5分钟,就在我们快找到事发现场的那段视频之前,西班牙小伙儿知道要露馅了,他借口说等的时间太长了,他得走了。保安也居然就这么放他走了……

我很气愤,我快速做了个决定,决定跟着这个西班牙小伙儿,不能让他白打我。他没走远,而是走到他朋友身边,包括Eva。Eva给他骂了一顿,内容如下:“Fuck you, you’re afucking idiot. People fucking suck sometimes.”。我问Eva能不能向保安帮我证明一下他一拳打在了我脸上,但她说她不想参与进来。

于是我很快走回保安那里,要继续找到他打人的那段录像。但保安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他装作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还装作我是在找麻烦,还问我要不要和他打架。旁边卖门票的中年妇女作为一个十足的泼妇,居然开始对我大喊大叫,还胡说是我先动的手,叫我要么回夜店里去,要么滚。我十分惊讶,但我很快意识到了原因。因为他们这个地方这么晚开业已经是违法了(正常开到半夜12点就得关门),他们已经得贿赂警察才可以开业了,他们不想让警察介入。但我不停地提我要报警这件事,他们当然不愿意了。

我一想,算了,与其憋气,还不如专注于我出门的初衷:泡妞。是我出了这口气,但没泡到妞好?还是没出这口气,但是泡到妞了好?我很快意识到了我应该专注于泡妞。

(音频从这里开始,这段音频最有价值,包含大部分我和Eva在夜店外边清晰的对话,一直到她上我摩托车回我家的路上)

Talking to Eva

于是我走回到Eva身边,她还在那个西班牙小伙儿和另一个姑娘身边。我问她要不要和我去我摩托车边上边喝水边聊天,这样我们不但可以好好聊天,还可以远离那”piece of shit”(指西班牙小伙儿)。她说她不愿意离开她的朋友(指另一个正在和西班牙小伙儿聊天的姑娘,另一个姑娘居然对这种人渣有好感……)。我问Eva是怎么认识另一个姑娘的,她说她在6天前在Pai认识的她,她其实是自己在旅行。过了一会儿,西班牙小伙儿和另一个姑娘一起离开了,都没有和Eva打个招呼。

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好几个人,包括我的德国朋友Dirk,我没办法只和Eva聊,我们一起聊了几分钟之后,周围的人走了。我和Eva单独聊,我趁机向她推荐清迈大学的湖,晚上很美,罗列各种卖点,可以看到满月、星星、听音乐、还有萤火虫,希望她能上钩,和我一起去,我好下手。但她并没有答应,而是继续与我聊天。她说她是西班牙的,我问她为什么她英语说得那么好,一点儿西班牙味儿都没有,她说她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生活了12年。

但我想尽快把Eva和人群隔离起来(和姑娘一对一相处非常重要!),于是我又提出去我摩托车旁边喝水,这次她终于愿意和我过去了。但她想先借打火机抽个烟,她借火的小伙儿正好来自美国加州旧金山,他俩算是“邻居”,还好他女朋友就在身边。我们闲聊了两句,终于走向了我的摩托车。

我和她边喝水边聊天,气氛很好。我问她烟抽多久了,她说5个月前开始抽的。我问为什么开始抽烟,她说5个月前她来到泰国,每个人在泰国都抽烟,我说我就不抽。她又说这里抽烟很便宜,我说没错,澳大利亚最便宜的烟要将近20刀,她说加州最便宜的烟要12刀,泰国只需要2刀。我们聊天的vibe(气氛)非常好,她的肢体语言,她的微笑让我感觉到有戏。于是我趁机盯着她的眼睛和嘴唇问抽烟让你尝起来很糟吗?她说她不知道,于是我“理直气壮”地要亲她,来发掘她的嘴尝起来到底如何,她微笑着避开了(有戏)。我问她她是不是太害羞了?我自问自答,肯定是,因为这里太亮了(指在我们身边的灯)。她说我说得对(更有戏)。

她避开我之后开始用她的手机发信息,我问她在干什么,她说在找她的朋友(另外一个姑娘)。我说她朋友已经走了,她说她还没走。她盯着手机,一声不知,情况突然有点儿尴尬。我告诉她,虽然我们才刚认识,但我相信我的直觉,她看起来像个很好的姑娘。如果她不觉得我有吸引力的话……还没等我说完,姑娘就笑了,告诉我她要给朋友打个电话。

于是她开始打电话,于是我在那里傻傻地等她打完电话,但是她的电话打得并不短,而且对话听起来不紧不慢的,完全没有顾及到身边还有我在等她打电话。于是我决定从背后把她抱起来,刚开始还OK,过了大概一分钟之后,她挣脱了我,并走到离我大概4米的地方继续通话。她的电话打了将近5分钟,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不尊重,于是我给了她ultimatum(最后通牒)。问她我应不应该等她,她向我示意她很快就结束,要我等她。

半分钟后,她终于结束了电话,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Can we get out of here?”(我们能离开这里吗?)我非常高兴地回答到当然。在摩托车上,她问我我家在哪(好信号),我说离湖不远(因为我之前提议去湖边,之所以提议去湖,而不是我家是因为我判断我们的关系还不够亲密,直接邀请她来我家很容易被拒绝。)。我问她想去湖还是我的阳台,因为我家有酒,我们也可以先拿酒,再去湖边。她说我不喝的话,她就不喝。我说我需要确保她的安全(不酒后驾车),除非她想留在我那里,我不需要开车,我就喝,她说我应该喝(意味着她想留在我那里,好消息!)。聊到这里我心里就完全有数了,已经基本板上钉钉了,只要我不做特别愚蠢的事情,肯定能推倒她。

她说我不是说为了健康,不想喝酒吗?(shit test)我说是的,但是我有点儿太健康了。我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一拳打在脸上都没事儿。她告诉我打我的那小子是个职业泰拳手,我说他早晚得出事,要么挨打,要么打出事来。因为我知道,万一一拳给人打死了,这辈子就毁了。这也是我没打架的原因,因为不值得。也许在气头上,你非常想杀人,但事后清醒后,你肯定会觉得不值得。她说我处理这次打架事件的方式很能说明我的character。(关于为什么不应该打架,大家可以看看这个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IBNi6g98_Q)

进屋后我们根本没有喝酒,很快就cut to the chase(直奔主题)了。具体发生了什么就不具体描述了,免得太黄被删除或者违法。我只想说她的身材很好,活儿很好,尤其是她给我的BJ,应该是我收到的众多BJ里数一数二的了。

P.S.:我很幸运地被打在了左脸颊上,没打到鼻子、眼睛或嘴,当时没有明显的痕迹。4天后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淤青,但很快就消失了。

熬夜码字不易,如果你觉得哪个朋友也会喜欢这篇文章,别忘了分享一下,谢谢 🙂

 


剽悍生活UL(微信公众号)帮你从健康、两性关系、生活方式三个方面全面提高自己,打造理想的生活(尤其是性生活)。

剽悍生活的个人微信号:ycf3721,一对一视频教学,或拉你进入剽悍生活泡妞讨论群。

长按下图扫码关注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