剽悍故事No.13:工作泡妞两不误,我是如何在澳大利亚利用工作泡妞的(以及工作时发生的趣事)

MusicRick Ross – Hustlin

 

我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个很热门的问题“男生出国旅游被外国女生搭讪是什么感受?,这让我联想到了我的一个经历。​

在绝大部分的情况下,我都是在国外主动搭讪外国女生(我已经睡了除了南极洲之外的3位数的外国女生),不过我也有被搭讪的时候,今天就来写一下我在国外被外国女生搭讪的经历之一(最后还把姑娘在户外推倒了),顺便可以回答上述的知乎问题。

事情发生在我在澳大利亚“打工度假”期间(作为一个穷小子,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打工,谈不上什么度假,不过我当时的签证就叫做打工度假签证)。我在澳大利亚打过很多工,比如在工地当工人(真的会搬砖)、骑自行车送外卖、当了一周洗碗工、还在Sydney Sexpo卖了4天性玩具(看到一个牛人用屌作画)、在农场扛过几天的香蕉、摘了几天的青柠,不过我做的时间最长、我最喜欢、同时也最赚钱的工作是骑pedicab

我估计99.99%的读者都不知道pedicab是什么,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可以拉人的三轮车,我蹬的三轮车上还有一个音箱(所以我同时还是个DJ),pedicab应该是起源于美国的Austin, Texas。这个工作主要是一个夜生活的工作,把顾客从一个酒吧、夜店拉到另一个酒吧、夜店。你想白天工作也可以,但是没有晚上容易赚钱,而且白天很热,我从来不白天工作。

这个工作之所以是我在澳大利亚最喜欢的工作,原因有很多,如下:

  1. 这个工作的自由度非常大,只需要每周按时交租金,工作时间完全可以自己安排。可以边工作边做各种事情,比如锻炼身体、阅读、聊天、运球(我经常随车带个篮球)、当然还有搭讪美女!我不但搭讪美女,还搭讪各种潜在的顾客(光做这份工作我搭讪了成千上万的人,你说为什么我搭讪时并不紧张?)。
  2. 多劳多得,完全靠绩效,没有固定工资,很考研你的察言观色和随机应变的能力(street smart是个真正的你需要去hustle的工作,很锻炼人
  3. “时薪”很高,当时澳大利亚的法定最低时薪大概18澳元左右(相当于90元人民币),我收顾客的”标准费用“是每个顾客10澳元,平均每次会有两个乘客,所以我平均每次拉客会赚20澳元,每次拉客的平均时长只有5到10分钟。假设我10分钟赚20澳元,合时薪120澳元(合人民币600元)!真正拉客的时间很短,不拉客的时间可以自由做上文提到的我常做的事情(锻炼身体、阅读、聊天、搭讪等等),非常划算!
  4. 收入全是现金,完全不需要交税。
  5. 大家晚上都是出来party, have fun,整体氛围非常好,好玩、有趣的事情时常发生。

 

工作期间发生的趣事无数,我没法全部回忆起来,不过靠我当年的朋友圈的帮助,我捡起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如下:

我拉到一个澳大利亚的男影星,拉了他两个多小时,最后赚了500澳元

我拉到了一个脱衣舞女(stripper),最后她给我在三轮车上跳了一段贴身舞(lap dance,给我硬坏了。

曾经遇到一个壮汉,他当时穿了个Tshirt,胳膊上露出中文”男孩”两字,我顿时嘲笑他纹身纹得太弱智,结果他掀开袖子露出了一个繁体的”“字,让我顿时对他肃然起敬!

曾经有两个小伙儿在我的三轮后座拿50澳元的钞票卷起来当吸管,用鼻子吸食cocaine。

遇到过一个睡了几千个姑娘的美国牛人,是个千万富翁,他当年卖大麻起家,从来没被抓到过,钱赚够后金盆洗手,现在是好几家夜店的老板,周游世界,睡遍全世界的美女。

偶尔会有美女过来想免费坐我的三轮,我问她们:“对我有什么好处?”,有的会说:“I’ll flash my tits(我会露胸给你看)”,我问:“我可以摸吗?”,她们说:“不行”,我说:“那和我看黄片有什么区别?我可以免费看黄片”,我记得竟然有个姑娘回答道:“It’s real(是真的)”。我说:“如果我摸不到的话就和看黄片一样”。就这样,我拒绝了很多姑娘向我露胸的交易。后来我才意识到了怎么更好地利用偶尔有美女想免费坐三轮来泡妞,下文会具体写。

我是蹬三轮的男生里最能赚钱的,曾经在一个周六晚上赚了919.5澳元(合4000多人民币)(其实我的个人记录是新年之夜,那天晚上我赚了1100多澳元),生意好的话一周可以赚超过2000澳元(约合一万人民币)。

由于有不少人向我问路,问在哪里可以买烟、酒等东西,于是我在三轮车的储物箱里准备了我的“商品”,高价卖给路人。我即卖烟又卖罐装啤酒,还卖鞋和T恤。卖鞋和T恤是因为当地的唯一一家脱衣舞店非得装高档,穿拖鞋、背心的客户不让进,Cairns处于热带,气温很高,很多人都穿拖鞋、背心出门,想进脱衣舞店进不了,干着急。于是我去超市买了最便宜的5澳元一双的大号的破鞋(这样谁的脚都能穿),以“天价”50澳元卖出去,我记得我至少卖出去了3双。

记得有一次一个顾客嫌我卖他的鞋太大了,我说stripper看到他的大鞋,就会想到你有一双大脚,说不定会认为你有一只大屌,这个顾客很快就被我说服,乖乖地掏出了50澳元,买下了这双鞋。

下方有一些我当年的朋友圈的截图:

言归正传,该讲的应该是我蹬三轮时泡妞的经历。

 

我记得有一次搭讪了一个很bitchy的美女,我过去搭讪她,告诉她我觉得她挺漂亮的,她还“不乐意了”。我搭讪她的时候,她身边只有另一个女生,原来她还有一些其他的朋友。

她很快把我“骚扰”她的“劣迹”报告给了她认识的不远处的一群年轻小伙儿,我记得大概有4、5人过来,他们几个人过来,其中还有个人一屁股坐在了我的三轮车上,问我意识到错误没,还问我”did you learn your lesson?” 我说:“完全没有,我没做错任何事情。请问我具体做错什么了?你过来之前能不能问清楚那个bitch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我即没碰她也没侮辱她,你过来干什么?“他们也有点儿蒙,也说不出来我具体做错什么了……

不过其中有个叫嚣最猛的一个小伙儿看我一点儿“认错”的意思都没有,很生气,要和我打架,别人都拉着他。我告诉他赶紧滚,首先你打不过我,其次我的首要任务是赚钱,没空搭理你,而且我也不想进警察局(澳大利亚治安非常好,尤其是凯恩斯夜生活区域,到处都有摄像头和保安巡逻,警察局也不远,出现打架斗殴的情况很快就会被制止)。

 

再补充一个糟糕的“泡妞经历”,在我蹬三轮的职业生涯末期,我在Byron(拜伦湾)蹬三轮,一天晚上,有2个俄罗斯美女坐了我的三轮(我之前就调戏过她们,当时她们没咬钩,后来又回来了)。我正常收20刀拉她们去一个宾馆,在我蹬三轮去宾馆的路上其中一位俄罗斯美女开始诱惑我,在我背后给我一顿摸,给我弄得欲火焚身。由于我还在蹬三轮,没法回头和她亲热,而且她还嘱咐我让我目视前方,注意安全。

就这样,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我心里想得还挺美呢,以为可以直接去她们的宾馆,结果到了地方之后她俩根本没付款也没继续和我亲热,而是直接跳车逃跑了。

我一看不对劲,检查了一下三轮车后备箱里的背包,结果发现我包里的现金都被她们偷走了(能有大概200刀)!原来是她们在上车前注意到了我把钱都放在三轮车的后备箱里,所以计划好了这个阴谋,一个人用“美人计”诱惑我,让我分心,另一个人在三轮车的后座翻我的包,还好我的手机在裤兜里,不然很可能也被偷了。

她俩瞬间消失了,我当时没找到她们。后来在市中心给她们抓住了,她俩死活不承认,装无辜。我打电话报警,警察来了之后说我证据不足(她俩显然已经转移了偷走的钱),还让我别骚扰她们……

 

我第一个成功的泡妞经历是工作时搭讪了一个手拿kebab的意大利美女,她的胸很小,但是脸蛋异常的漂亮,而且非常活泼可爱。她的英语说得并不是很好,但是她反应挺积极,我们聊了聊,换了联系方式,她就离开了,她回家去吃她的kebab,我继续招揽顾客。

之后我并没有成功把她约出来,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一天晚上,我看到她独自一人走在街上,东倒西歪、喝醉了的样子。原来是她嗑药了,好像是MDMA。反正她精神混乱,意识恍惚,而且显然已经摔倒了,衣服上还有一些污渍和少量血迹。我并没有占她便宜,而是带她喝水,陪她散步,碰巧不久我们就碰到她姐姐和一群意大利的朋友,把她交付到他们手中我就放心了,和他们聊了一会儿我就告辞了。

她当晚意识并不清醒,我们基本没法交流,但是她的姐姐和朋友们告诉她“我是她的救命恩人”,第二天她在网上使劲感谢我,我说别光感谢我,是时候和我约个会了。

她并没有很快和我确定约会的时间地点,但是周六晚上我蹬三轮快下班的时候在一个叫Giligan’s的夜店门口碰到了她(当时微微下雨),她很高兴碰到我,直接跳到了我的三轮上,我赶紧蹬到了附近的一个既可以避雨,人又比较少的地方。

我们很快就接吻了,而且我很顺利地把她带回家了。

 

另一个成功的经历是一个巴西美女想坐我的三轮回家,我不但收了她的钱,而且还要价20刀(默认价格是10刀/人),但是她住的有一点点远(估计很多其他同事都会同意10刀的价格),她和我讲了个价,最后我收了她15刀,把她送回家了,在她家门口和她一顿热吻(巴西姑娘是最容易接吻的,有人形容:在巴西,接吻就和握手一样)。

她身材很好,是个瑜伽老师,还曾经在马戏团工作,后来我们约出来一起做acroyoga,我还成功把她带回家了。那次是我经历过的最好的性经历之一,这也让我产生了严重的怕失去她的不健康的心理,我也很不幸地失去了她。

对了,我还在她身上赚了200澳元,因为我推荐她为Ubereats做送外卖的工作,获得了200澳元的奖励,也算是对我失去她的一种补偿吧……

像我在文初写的一样,我是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个很热门的问题“男生出国旅游被外国女生搭讪是什么感受?”,才联想到了写这篇文章的,所以现在我就正式开始写一下我是怎么被搭讪并成功推倒了搭讪我的女生的。

我之前也提过,我在三轮上等顾客时偶尔会有美女过来想让我免费拉她们,我刚开始是拒绝的,后来我学得聪明了一点儿,会问她们对我有什么好处,但往往也没什么好处。后来我真的学聪明了,我发现最有效的一种方法是——我主动提出好处是什么(因为姑娘往往不好意思提出好处)。可惜我醒悟得太晚,直到我蹬三轮的职业生涯末端我才醒悟到。

我蹬三轮的职业生涯末端,我从凯恩斯(Cairns)转移到了拜伦湾(Byron Bay),那边也可以蹬三轮。话说一天晚上,5个姑娘朝我和我的三轮走来,向我搭讪,想免费坐三轮。我说除非我可以和其中一位美女接吻,并边说边指着其中一位美女。这位美女感觉很荣幸,于是欣然和我当众接吻,大家都在起哄,而且都很高兴。于是我遵守承诺,一口气拉了5个姑娘(标准载客量为3人)。把她们拉到了一个酒吧,我还和美女交换了联系方式(她叫Patricia),大家都很高兴。

我给Patricia发了个信息,说一会儿有空的话我们可以hang out。美女在忙着party,并没有回复。不过我幸运地在酒吧、夜店都关门了的时候再次碰到了这5个姑娘,我主要提出免费送她们回她们住的青旅,她们很高兴,等我把她们送到地方之后我问Patricia愿不愿意和我”grab a beer”。(我在三轮车的储物箱里备着啤酒,以防酒吧、夜店关门后有人犯酒瘾,可以高价卖给他们,现在又派上了大用处)。

Patricia欣然接受,于是我兴冲冲地把她拉到了一个靠近海边的荒无人烟的停车场。打开了两罐啤酒,她喝了一口,我一口都没喝,我们就开始接吻了。接下来的事情肯定是不符合国内局域网的规范了,所以我就不描述了,自己想象吧。

 

做蹬三轮这份工作,我不但认识了很多有趣的陌生人,还认识了一些很特别的同事,比如下图中的两位,我们去年在泰国清迈碰巧又重聚了一把。

上图中的黑人Marcell是一个美国的退伍军人,我们不但一起工作,还一起打篮球。他和我一样也来清迈过起了数字游民的生活,他在做一个壁画的drop shipping网站。

上图中的白人John也许是我认识的最好的人,没有之一,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人非常忠厚、憨厚、靠谱、和善又不失阳刚之气,我们一起工作时他和未婚妻一起在澳大利亚打工度假,有一天大半夜快下班的时候他免费蹬三轮载着两位双性恋的正在探索她们的Sexuality的姑娘兜风兜了一个多小时,我后来加入了他们,在后面边帮她们播放情歌,边欣赏她们接吻。听他说这两个双性恋的姑娘最后邀请他一起threesome,被他婉拒了,真是个忠诚的男人。

 

我当初还有一个比较内向的美国同事,最近突然在Telegram和我联系上了,我看他Telegram上的自我介绍上写的”She/Her”才知道他认为自己是个女孩……我说怪不得她当初在我谈论泡妞的时候并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她说其实她男女通吃,我说那样更合适,更好玩。

我有一位加拿大的美女同事到现在还在继续“非法”做这份工作(她用的旅游签证),她已经断断续续做了4年了,和我当同事的时候,基本是我们两个人轮流做赚钱最多的人。美女做这份工作特别赚钱,如果会来点儿事儿、脑子够用的话,可以赚很多小费。

上图为去年我们在泰国清迈万圣节时的合照

 

街头路人舞蹈视频合集​:

街头路人说唱视频合集:

敬请期待下一篇文章,熬夜码字不易,别忘了通过点赞、分享、打赏等方法鼓励我更快地发表下一篇文章

另外,还可以点击公众号文章底部的广告来支持我(每个成功的点击量可以帮我赚几毛钱)

谢谢!


剽悍生活UL(微信公众号)帮你从健康、两性关系、生活方式三个方面全面提高自己,打造理想的生活(尤其是性生活)。

剽悍生活的个人微信号:ycf3721,一对一视频教学,或拉你进入剽悍生活泡妞讨论群,请注明加我的目的。

长按下图扫码关注公众号

2 Comments on “剽悍故事No.13:工作泡妞两不误,我是如何在澳大利亚利用工作泡妞的(以及工作时发生的趣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